Top Ad unit 728 × 90

《網路讓我們變笨?數位科技正在改變我們的大腦、思考與閱讀行為》:找回與世界對話的思緒


我很喜歡看書,不只因為這是一種平價的娛樂,或者可以給自己帶來平靜的思考空間,更每每可以在翻閱不同的書籍時,獲得若干有趣的觀點。

如果說之前閱讀《給年輕記者的信》,剛好可以盤點和檢視過去在媒體職涯發展過程中的若干得失,那麼親炙《網路讓我們變笨?數位科技正在改變我們的大腦、思考與閱讀行為》這本書,則是讓自己有機會暫時跳脫便利的網路環境,重新思考該如何置身在這個快速變遷的時代,進而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以及專注的做好重要的事情。

「一個廣泛使用的媒體是我們窺看世界和自身的窗口,也因此形塑我們看到的事物,以及我們看待這些事物的方式──如果我們用得夠多,它終有一日會改變我們每個人及社會整體。」作者卡爾在書中輕描淡寫的述說著,對我卻有如當頭棒喝。曾幾何時,我已經習慣使用網路媒體來張望這個世界,跳過了讀報、看電視新聞的過程,甚至懶得去探尋、了解事實的真相,只是盲目追求著快速的「懶人包」文化。就跟大多數網友一樣,從電腦螢幕前來了解世界大事。

為了協助判斷我們是否得了「網路淺薄症候群」,作者要我們做幾個簡單的檢視,像是每天是否會使用Google之類的搜尋引擎?同時開啟的網頁常超過10個?或者是不是一離開電腦或手機就無法安排生活?

看到這幾個問題,不禁啞然失笑。我的瀏覽器永遠開著超過十個以上的網頁,Google更是我的好朋友,每天總要呼喚它好幾回。檢視過往的生活,好像每一天都從按下筆記型電腦的開機鍵開始,無論工作或休閒,都仰賴電腦與這個世界連線。

誠然,網路的便捷讓我們得以高速完成冗長的待辦事項,但專注和沉思的能力彷彿也一點一滴的被剝離。

「一開始,我以為這個問題只是中年頭腦退化的症狀。但是,我發覺我的頭腦不只是在慢慢飄走,他還會感到飢餓。他要求我用網路餵食它的方式來餵它,而且餵它吃的越多,它就變得越餓。」讀到作者的這段話,我不禁會心一笑。

說來莞爾,也許是過去曾服務於網路產業跟媒體的關係,我雖然習慣資訊爆炸的現況,卻也不免對資訊焦慮感受甚深。以前每天要迅速接收上百篇的外電消息,總是要把RSS Reader上頭的新文章都掃過一次,才感到心安。

回想起過去在入口網站工作的時候,時常要更新大量的資訊,但是看著網頁上密密麻麻的資訊,卻有一種莫名的空洞感。曾幾何時,我也落入像作者所說的情境之中,「餵它吃的越多,它就變得越餓」。

儘管從書名《網路讓我們變笨?數位科技正在改變我們的大腦、思考與閱讀行為》就可以看出這本書質疑網路是否造成我們變笨的元兇,但我並不認為作者有貶低網路科技的意涵。他只是清楚的點出問題的癥結,希望大家可以重視知性與感性的培養,懂得善用各種不同的媒介。

作者以知名哲學家尼采為例,指出這位哲學家在四十歲之後視力逐漸退化,當他聚精會神的看書時會造成暈眩與嘔吐現象,為此他訂購了一個「書寫球」(打字機)。當尼采學會盲打之後,便可闔上雙眼,只用雙手指尖打字,從而解決暈眩的症狀,也提昇了創作的效率。

讀到這個地方,讓我想起以前創作的往事。這種類似的經驗我也有過,甚至以前還嘗試過語音輸入的方式(還記得當時使用IBM Via Voice)來撰寫小說。雖然用口說的方式來導引電腦打字,聽起來有些詭異,但因為熱愛新科技的緣故,我也樂於嘗試。

回到尼采的故事,經過一段時間之後,當他嫻熟於使用打字機,有趣的事情發生了!尼采的朋友發現到他的散文風格丕變,變得更為緊實、精要。這個驚人的事實,一如尼采所言「寫作工具會參與塑造思考」,也讓我開始揣想自己和電腦之間的關係。

如果說使用不同的媒介來敘述同樣的故事,竟然會達到不一樣的效果,那麼這件事的背後,的確有太多值得深思的問題。捫心自問,平時喜歡寫作的我還能夠回到過去謄寫稿紙的年代嗎?

一旦沒有電腦、網路的輔助,我還可以飛快的揮灑思緒,打出一篇又一篇的文章嗎?除了速度和效率的考量,我也問自己,是否還記得年少時書寫的感動?那種我手寫我口的特別感受,絕對不是現在雙手在鍵盤上飛舞的快感所能比擬的。

書中也引用若干神經科學的研究,指出使用網路科技固然會增強某些大腦的功能(好比玩電腦遊戲,可強化視覺和手眼協調能力),產生更多的活動與神經連結,但作者也以精神病患者的例子來警告我們,這類的連結並非多多益善。尤有甚者,網路對我們的影響不僅侷限於上網時,也可能改變平常大腦的使用方式,導致難以專注的症狀。

網路讓我們變得更膚淺,不同的媒介可能也有類似的問題。當我們訕笑電視新聞頻道已經淪為YouTube影片或行車記錄器播放臺的時候,卻未曾意識到自己其實也是從另一個被侷限的媒介來理解世界的脈絡。

作者也提到,過去人們藉由報紙、雜誌或電視來獲取資訊,現在則是透過Google來看天下。更可怕的是Google的演算法決定了網頁的搜尋結果,雖然該公司強調「不作惡」的企業精神,但沒有人知道它如何把關?又是如何善盡守門人的職責?

法國生物學家拉馬克提出了著名的「用進廢退」觀點,認為生物身上某些經常使用的器官會發達增大,不經常使用的器官則逐漸退化。

在這個碎片化的年代,大量的片斷訊息充斥網路與電視媒體,我們自以為獲得了慰藉,殊不知這種速食文化不但餵不飽我們,更可能會削弱大眾的集中力和思考力。當大腦也用進廢退的時候,其實已經對我們這群慣用網路的族群敲響了警鐘。

看完《網路讓我們變笨?數位科技正在改變我們的大腦、思考與閱讀行為》的那一晚,我刻意拔掉網路線。持平而論,我雖然不是「科技萬能論」的信徒,但從以前在學校或職場所接受的訓練,卻讓自己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一個嫻熟於使用網路科技的消費者,甚至還津津樂道科技產品可以帶給我們的便利之處,或以自己所擅長的技能而沾沾自喜。

我,卻不自知已經陷入一種孤離狀態。

網路斷線所造成的孤離,固然令人緊張,但是和感官認知上的孤離相比,畢竟有著偌大的差別。

曾被喻為「媒體先知」,也是現代傳播理論的奠基者麥克魯漢(Herbert Marshall McLuhan)就曾指出,使用科技之後必定會產生孤離效應。每當我們使用工具來加強對外在世界的控制時,我們就會改變自己和那個世界的關係。若要有控制能力,必須要在心理上有所隔閡。

麥克魯漢認為,所有媒體都是人類感官的延伸,進而改變了我們的行為與思考模式。讀了快一學期的現代傳媒專題課程,接觸到媒體素養的議題之後,讓我了解到要做一名耳聰目明的閱聽眾,除了要更關心我們生活周遭所發生的事物,更需要從平時做起。

看完這本書之後,我想我還是會大量使用網路,但懂得開始思索留白的重要,必要的時候也讓自己成為一座孤島。偶爾斷線,並不會妨礙自己與世界的對話,一如作者所提及,「我們不該讓科技的光輝面蓋掉內心的警覺,使得我們無法察覺自己重要的部分已經麻木了。」

還有一件事,我想要去學校附近的文具行買一本稿紙,重新練習書寫,寫出心中的悲欣感懷。從書寫和思考開始,拾回生活中最簡單、平凡卻也真實的樂趣。


♪ 圖片來源:pixabay
《網路讓我們變笨?數位科技正在改變我們的大腦、思考與閱讀行為》:找回與世界對話的思緒 Reviewed by Vista Cheng on 3月 30, 2015 Rating: 5

沒有留言:

All Rights Reserved by 我是維斯塔 © 2014 - 2015
Powered By Blogger, Designed by Sweetheme

聯絡表單

名稱

以電子郵件傳送 *

訊息 *

Copyright © 2015 Vista Cheng. 技術提供:Blogger.